当前位置: 主页 > 家教博览 > 家教资讯 >

家委会竞选异化成名利秀 拼资源拼人脉拼财力

时间:2017-11-27 22:48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:jzxx01 点击:

权责界定不够清晰

  2012年,教育部发布《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》,首次对家委会进行定位,指出其除了沟通学校与家庭,“为学校教育教学活动提供支持,为学生开展校外活动提供教育资源和志愿服务。发挥家长自我教育的优势,交流宣传正确的教育理念和科学的教育方法”外,还应参与学校管理,“对学校工作计划和重要决策,特别是事关学生和家长切身利益的事项提出意见和建议……对学校开展的教育教学活动进行监督。”

  业内人士认为,对家委会进行定位值得肯定,但这一定位仍不够清晰。比如什么属于“重要决策”,什么属于“事关学生和家长切实利益的事”,尚未有清晰的界定。美国是世界上较早推动家校合作的国家。在他们的幼儿园和中小学教育体制中,有一个“家长教师联谊会”(Parent Teacher Association,PTA)。相比中国的家委会,PTA显然更有实权。

  作为独立于学校和教育监管部门之外的“第三方机构”,家长可以经由它参与学校管理、罢免校长,甚至可以决定关闭学校。政府的教育改革计划,如果遭到家长教师联谊会的强烈反对,也不好强行通过,否则会面对家长和教师的合力抵制,弄不好政府的教育官员要道歉、撤回计划,甚至被迫辞职。

  在日本,家长委员会会员超过1000万人。家委会推动了义务教育及教科书的无偿化,以及学校保健安全法、学校午餐法等教育立法的制定,家委会在教育改革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  受美国的影响,中国台湾也于上世纪80年代末、90年代初开始筹备家长会。中国教育学会理事鹿永健曾著文谈台湾家委会的发展史,他谈到,《台北市中小学校家长会设置办法》第13条第6、7、9款规定,为全力推动家长参与学校教育,规定家长会须指派一至三名委员列席各处室会议。

 

 
  1997年,因受到教育改革的压力,台湾地区第五次修正了《台湾各级学校学生家长会设置办法》,规定各级学校都应设立学生家长会。

 

  “家长会主要职能有研讨、协助学校教育及家庭教育联系事项,协助学校开展教育计划事项,家长会组织会务事项。”

  鹿永健介绍说,新的设置办法要求家长会为一独立自主的运作团体,每个学校可自行选任干部,会议由家长会会长主持召开,校长不是理所当然的会员及委员;家长会经费独立,会费由全体家长分担,不再依赖少数家长大额捐款。

  鹿永健认为,台湾地区学生家长参与教育已不限于学校的教育层级,已经发展到县市教育乃至全台湾地区。家长参与学校的教育事务,也慢慢发展到教育政策层面,且作用日益显著。

  不过,他也提出,台湾地区家委会在履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,如干扰学校正常校务,甚至也有滥用特权,给学校带来困扰。

  相比起美国、日本和中国台湾,大陆家委会的演进过程是缓慢的。那么,为何会出现本文开头浦外附小的新生家长们趋之若鹜的这一幕?在知乎上,一名自称毕业于浦外附小的网友,回答了“如何看待上海某小学学生家长在微信群竞选家委会时比拼履历”的问题。他说,只要能保送上浦外初中,基本一半的学生可以保送高中。就算成绩不怎么样,也可以考上大学。

  而他认为,家委会能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保送。在他五年级那一年,学校有五个成绩达标的学生,但只有四个保送名额,他是被刷掉的那一个。“我爸妈要是家委会的,估计就不是我了。”

  不过,截至发稿为止,该网友没有回复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的采访请求,浦外附小也拒绝了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的采访。

 

  夏人青不太赞同家委会左右保送这一说法。她说,孩子成绩的排名很公开,无数家长都盯着升学路径,一个松散的组织想影响保送,几乎不可能做到。

  对大陆的家长来说,加入家委会,希望得到的往往是更细小的利益。一名家长曾在上海某著名育儿论坛上发问,女儿在一家徐汇区一级幼儿园,家长们大多事业成功、背景了得,现在要竞选家委会了,希望过来人能出出主意。一名家长在下面提醒道:“报吧,这个是态度问题。”

  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的上海教育界上述匿名人士也赞同这一说法。她说,家长们加入家委会,往往希望通过多多参与学校的活动,为学校付出,使得老师能关注自己的孩子,对孩子好一点。

  这一诉求,不仅与美国日本的家委会无法相比,与教育界的期待也相去甚远。

  (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17年第43期)
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分享到: 更多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